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三灣改編的內容和意義:全新的社會關系@書林齋

三灣改編是很驚險的,驚險到毛澤東隨時是遇到生命危險的。這話不是危言聳聽,一個沒打過仗的書生,被安排空降到一支隊伍,這支隊伍還接連打了敗仗,士氣不高,他一不發軍餉,二不允許大家吃喝嫖賭(當時各路軍閥軍隊日常),甚至也不帶著大家打下大城市搶點物資,而是要改變這支隊伍的利益分配。在這種情況下,這支隊伍居然沒有嘩變,甚至還把原軍事負責人余灑度逼走了,這簡直不可思議。

如果起初你還覺得三灣改編不過一個輕飄飄的把支部建在連上,那么想到這里你一定會產生疑惑,他是怎么辦到的?

因為他創造了一個新社會,或者說他找到了甩掉舊社會的辦法。

這話也不是夸大其詞,新社會歸根結底是社會關系的根本變化,他用三灣改編創造出了一種全新的社會關系。

一種秦漢唐宋元明清以來都不曾有過的社會關系。

 

去年今天,我們曾經說過,他從1910年到1920年的十年時間,想明白了自己要的不是加入什么圈子,而是要徹底毀掉圈子。那么從1921年到1927年的這七年建黨初期時光,他就是在嘗試如何摧毀舊圈子,以及更重要的,如果在廢墟上重建新的東西。

舊圈子本質上是什么?這七年里他主要做的又是什么?

我們先從同樣參加過一大后來脫黨的包惠僧的回憶錄里去找答案。

包惠僧給自己的定位是寒士,他對其他黨員同志的看法也是如此。他的訴求其實是想用筆改變。當然,這是他所表達的,歸根結底呢?

歸根結底是他想用筆改變自身地位。

什么是士?士農工商的士,這是一個寄生在明清社會結構中獨特的生態位,他們在維持社會穩定中有獨特的生態位,他們可以貫穿上下,但他們不直接負責生產,因此在這種明清結構下士的地位很高??墒吭诿鎸_擊的時候,是無法動員起農工商的,他們只能保證舊結構的農工商保持穩定。所以當中國遇到三千年未有大變局的時候,他們其實是無能為力的。

在這種無能為力中,有一部分中下層的士接觸到了馬克思主義,并且認為這樣的理論可以動員起農工商,很好,我們可以稱他們是有一定意義上的進步性的。

他們其實依舊無法擺脫自己作為士的生態位。換言之他們之所以接納馬克思主義,完全是因為想回歸明清社會結構里自身階級的超然地位。所以他們是怎么做的?

拿包惠僧來說,回憶錄里寫到,他們要搞工人運動,結果找了半天找到了廠長和他的兩個兒子。失去了關鍵節點,他們天天在工廠旁邊,也認識不到一個工人,做不了任何一個工人的工作。

結果是人力車夫自己罷工了,他們才有了機會,并且還是要在旅館開個房間讓工人過來聊。于是包惠僧在工人罷工中寫了幾篇新聞報道,并認為自己起了重大作用。歸根結底他們對工人罷工感興趣,還是想謀求能讀得了報紙的社會階層的人對他們的社會生態位的認可。

想要動動筆桿子就獲得政治身份,這在明清結構里是極其容易的,但這種通過杠桿賺取地位的辦法越多,冗余就越大。

甚至還有一個耳熟能詳的細節:參加一大時,陳公博這些人爭論的重心是,能不能加入國民政府當官。

這個爭論意味著什么?意味著當時的很多早期,要很多機會是可以去北洋政府或南方革命政府當官的。試想如果是一群紡織工人或井岡山上的農民開會,誰會把主要爭論放在要不要當官上。

這也是毛澤東在27年批評的,所謂的專做上層工作。是思想問題嗎?是利益結構問題。

所以說,毛澤東選擇了馬克思主義,他才只走了第一步路。

 

第二步是怎么放下士的身份,去構建一個有別于明清的新的社會關系。

那么這是什么社會關系?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先回到當時中國最基礎的社會結構去。

最基礎的社會結構是什么?是農村。是以什么形式出現的?如果答案是地主、富農與中農及貧下中農,這個回答沒錯,但這樣一個只有矛盾對立的敘述,是無法解釋農村是怎么長期存在這種結構的。

換言之,地主們是通過什么方式讓其他人愿意被他們管理的呢?毛澤東在《湖南農民運動報告》里寫過四種原因,但歸根結底是什么?是族權。

很多朋友可能對宗族已經沒了概念。我舉個例子。

在黃克誠的回憶錄里,他寫得很清楚,自己家是在村子里的,并且家里情況很差,而他是依靠族里的錢才讀完了書,學會了知識,接觸了先進思想,從而進一步走上革命道路的。

事實上,不是任何被壓迫的人都能立刻接受革命的。原因很簡單,一個始終被壓迫的人的生活圈子、日?;顒幽酥辽婊A,都依靠身邊的宗族,即便宗族對他有足夠的壓迫,他也不得不繼續在這里待著。因為一旦離開這個圈子,他的原始積累(包括物質積累和精神積累)都不足以維持他在新的圈子里建立穩定的關系,那他最后很可能物質破產、精神奔潰。

那么在這種情況下,什么人才會離開圈子呢?自然是要有一定原始積累但既有的原始積累還不足以讓他在這個圈子里取得足夠高的地位。

黃克誠就是這個例子。所以當他通過族里供養出來的學生身份加入組織時,他內心深處是沒有太大負擔的。

賀龍則是另一個例子。賀龍一家有一百多口人參加了革命,而在廖漢生的回憶錄里,賀龍家族中賀龍的姐姐妹妹也都各自要一支隊伍。哥老會出身的他,事實上自然是這支族群的領袖,他的隊伍里起初也是以這種形式登上歷史舞臺的。

借助宗族的力量完成自身敢于革命的原始積累的人我還能列舉出很多:程子華、鄧子恢、洪學智、黃火青、李志民……以上排名按拼音首字母隨機列舉。為什么能隨機列出很多人,因為這是當時中國的普遍情況。不只是革命,是方方面面都是以宗族、同鄉為基本結構的,地方上的團練、背井離鄉去外地打工的老鄉團、失地農民而變成的鐵路工人所依托的老君會,等等。

中國的宗族以一個或多個自然村的形式遍布為基本社會單元。這一點其實到今天都沒發生質變,很多朋友對此不太熟悉很可能是因為祖輩已經離開農村來到城市,但在整個社會大生產中,這依舊是一個社會基石,無論是農業自然村(大量年輕人今天背井離鄉)還是工業自然村(擁有土地、勞動力、資源等大量低成本的生產資料,從而將一整個地區囊括進來的高附加值工業體系)都是如此,之前很多文章寫過,這里不再贅述。

 

那么在這個基礎上,三灣改編是什么?

三灣改編給了被壓迫的人敢于革命的資本。

更直白一點說,三灣改編創造了一個新的社會。

如果你看到一個人遭受到不公,然后你表示同情,卻不去做什么,這種事本質上叫作鄉愿。

如果你看到一個人遭受不公,然后你在努力要他去反抗,卻不去思考反抗過后的他要怎么辦,是回去,還是面對茫然失措的失去了一切,這種事叫站著說話不腰疼。

如果你看到一個人遭受不公,然后你表示你要去幫他,卻從頭到尾親力親為,那你這叫做爹,事實上你并不信任他,你只是把壓迫他的人變成了沒那么壓迫他的你自己,但他還是他。

現在再回憶一下上文中包惠僧那一段,我想你一定更能明白了。

而三灣改編是怎么一回事呢?

這就需要我們先分析一下三灣改編時的隊伍組成了。這支隊伍由幾個主要組成:

一是由安源工人糾察隊、安源礦警隊和安福、永新、蓮花、萍鄉、醴陵等縣部分農民自衛軍組成。

安源工人,熟悉的朋友都知道,這是毛澤東、李立三、劉少奇戰斗過的地方,這類群體的去封建化很強。但為什么強?

首先,因為萍鄉雖然屬于江西,但更貼近湖南,距離長沙比距離南昌近得多,而且要大量煤窯,因此這里天然存在著湖南人與江西人的矛盾、地方小宗族占領煤窯與盛宣懷等大買辦的矛盾。在這種情況下,事實上這里早就發生過萍瀏醴起義。起義結果則是地方宗族被軍閥和買辦進一步破壞,從而形成了去往安源的很多是一整個鄉或族的群體,反而要更多的原子化。

其次,在毛澤東等人來到安源后,他們在安源辦起了工人俱樂部。不要小瞧這個東西,工人們在俱樂部里,一切生活都被包辦了。工作、娛樂、生活,精神需求與物質需求全都集中在了這里,他們不再受到虐待與歧視。家,這一點很重要。換句話說,生活,這一點很重要。要過集體生活。集體生活意味著,人每天雖然都是24小時,但分配給誰,意味著重視誰。

一個有別于原先宗族圈子的新共同體雛形出現了,這就是安源工人共同體。但這個共同體還很早期,它只有新的關系,但沒有保衛自己的能力。

所以安源共同體最終是失敗了。但安源工人俱樂部1925年9月被武力封閉后,一部分人去廣東參軍,有些人就被分配到獨立團當兵。安源工人出身的韓偉中將就是1925年冬進入獨立團的,后來他回憶說,當時有不少安源工人到廣州參加了葉挺獨立團教導隊,我現在記得名字的有3個人,劉春生、劉茂生、朱昌炎。獨立團進入湖南作戰后,官兵犧牲不少,在補充兵員過程中,有很多分散在湖南各地的安源工人陸續加入了獨立團。而大量沒有參軍的安源工人,則回到家鄉(他們本來就是附近的農民)建立起了農會,恰恰是農會使得紅色力量從安源擴展到了周邊的農村地區。

所以當安源共同體在兩年后的隊伍里,驚喜地發現有一支能夠重建當初的新社會的軍隊憑空出現,可想而知他們的選擇。

二是盧德銘警衛團、平江工農義勇軍、崇陽與通城農民自衛軍組成隊伍。這支警衛團脫胎自葉挺獨立團,要不少廣東人和黃埔軍校的學生,在27年也加入了湖南湖北許多地方干部(比如何長工、羅榮桓等)。那么可想而知,這支隊伍在是否攻打長沙、是否長期駐扎湘贛邊界上,必然會有分歧。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自然可以理解為什么羅榮桓、何長工會在三灣改編后分別擔任特務連和衛生隊的黨代表了。

那么我們可以理解了,三灣改編本質上并不是在改造一支軍隊,而是在改造一支看似是軍隊實則包含了明清以來宗族自耕農及手工業者、失地第一代工人的社會基層組織。

是的,三灣改編改造的是社會基層結構,創造出了一個空曠的世界。

所以大量原本沒有機會與最上級直接接觸的群體,在這樣的新基層結構中獲得了渠道,這種渠道在看似復雜的阻礙(宗族、明清行政機構等)中沖出了一個空曠的位置。

空曠。

因為這種空曠,他們才能獲得原先得不到的一切。

拿耿飚來說,作為水口礦出身的工人,即便他父親是清末王爺府上的,他頂天了也就是個包工頭,但由于水口礦工人罷工所形成的力量沖到了臺前,然后耿飚跟著地方游擊隊加入了紅一軍團。

再直白一點說,從這一刻起,黨組織才形成了一個新的社會生態。這個生態中有沒有等級制?有。在要進行自上而下領導的時候,這是不可避免的。但這個生態和原先社會生態的差異是什么?

是它可以直接動員到最基層,是它不再像過去那樣每每碰到宗族就被反彈回來。

當組織內部同樣出現了一個新型的小生態時,黨齡就顯得格外重要了。

歷史上的農民起義軍是走到一個地方遇到一個有社會地位的人,然后根據那個人在社會上的地位(但往往是比較模糊的)來安排他加入隊伍的位置,因此產生了大量額外的成本和摩擦乃至火拼。黨組織在這個時候的特殊性在于,它可以無限提供各種各樣的新賽道,白區干部、文學干部、蘇聯干部、軍隊干部、地下干部,盡管他們的方式不同,但他們的職位級別是可以等價的。

換句話說,這個時候黨組織其實承擔了社會分層的功能,黨內變成了一個小社會,而且有明確的進步標準,每個小共同體的中下層不被容納的群體,以規范化、條例化與革命化這種方式被一個新的社會所接納。

是的,三灣改編是一個哲學問題。這個哲學問題第一次解決了明清以來幾乎所有的軍事部隊頑疾,明末左良玉、鄭成功,清末湘軍、淮軍,民國奉軍、桂軍,這許許多多的隊伍都要極為強大的慣性,而這種慣性必然導致這些隊伍具有先天性的缺陷。

不是說明清以前的隊伍不存在這種巨大慣性,但從部隊的組成成分能夠看出,這種以高度宗族自然村為地域結構而生成的隊伍,實際上最終必然被明清社會原有結構拖死:因為它們本質上是一樣的,那么軍隊的最基本要義機動性和聽指揮就必然會大打折扣。

所以說三灣改編是一個哲學問題,它以創造出一個新世界的辦法險象環生地繞開了大多數既有的矛盾,是一次對地緣和血緣的超越。

當然,這還只是開始。很快,八月失敗就告訴我們,地緣和血緣的阻力是多么巨大,而這種巨大要到1934年才能讓所有人意識到會付出多么慘烈的代價。

然后,長征出現。

長征不是明清自耕農、手工業者和士能夠完成的偉業,這是一次對自身固有屬性進行改造后的在空曠世界的壯游,他們面對的不是物理意義上的敵人,而是過去背負著的巨大的歷史負債。

然后一次還清。

所以必然勝利。

但我們也才只聊到軍隊。其他的呢?在面對明清結構,各級黨委、行政乃至部委又會遇到什么樣的問題,這條路我們又需要用什么方式前進?

現在我們要開始總結了。下面的話面向的是過去,走向的是未來。

1,建立廣泛的社會關系是極其重要的,廣泛指的不是有多少人、而是要多少種不同的人。

承認人和人是不同的很重要。

2,自身去杠桿化是很痛苦的,但也很重要的。如果總是寄希望于用自身資源杠桿出利益,那無數人和無窮杠桿的結果就是永遠你耳邊要幾百個不同的聲音,但它們是噪音。

面對整體,局部一無所知;面對局部,整體無能為力?!@一點恰恰是明清最大的困局。

3,我們要去廣泛的社會關系中找尋空曠??諘缡怯凶銐虻膶嵺`與幾乎不存在的COS。

物理意義上的空曠是可以不用思考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的,但社會意義上的空曠必須要自己去尋找。

怎么尋找?

明清以來,實踐所遇到的阻力而形成的矢量和幾乎為0,從而大量人群最后必然選擇COS。在這種基礎上所完成的實踐,基礎儲備量其實更加巨大??雌饋斫裉斓臋C會更多,實際上你到了最頂尖,依舊無法完成實踐。所以明清以來完成的實踐,其實都來自白山黑水、金田、井岡山、小崗村這些犄角旮旯。

最終大家都要被迫面對這種冗余,或者說這種冗余才是今天的困境。

很多人的精神困境是怎么來的?是因為他們并不屬于殘酷的歷史。歷史上并沒有給他們留下位置,因為他們不曾活下去,所以不會有任何理論乃至身份去賜予他們。但在今天,我們活下來了,那怎么辦?

果斷扔下明清賜予的身份,選擇自我去杠桿化,選擇去找尋空曠。

我們要展望,未來的不確定性恰恰是歷史最迷人的地方。什么叫不確定性?就是誰也不知道每個人自己能發揮多大的主觀能動性。你相信你自己嗎?只有愿意相信自己的人,才會相信未來。

所以,請相信自己。相信自己一定能夠改變自己的固有屬性,讓想法跳出自己的既有結構體。

 

我們還要回溯,過去的一切其實都是混沌的,而這種混沌事實上一定會把我們帶到最初的那個時刻。那些最初的迷茫與奮進,那些最原始的怒意與歡喜,那些時時刻刻的縱情高歌。

而我們的最初是什么樣呢?

大風起兮云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古來圣賢皆死盡,唯有飲者留其名。

面對沉重的歷史負債,要保持眺望和興奮,故事才剛剛開始。

歡迎分享至朋友圈,轉載請聯系后臺

推薦:毛澤東1918

來公眾號「書林齋」(Kongli1996)、微博「孔鯉」及豆瓣「孔鯉」。

https://mp.weixin.qq.com/s/f5ygruhYptfYPgZqiLAj5g

孔鯉:毛澤東在三灣,歷史的負債,空曠的未來

書林齋

微信號
Kongli1996
功能介紹
五百年太短,要爭宇宙。

小陶童鞋
來自江蘇
三灣改編之后并不是一條康莊大道,而是一條充滿艱險的道路,真的是九死一生,三灣改編只是開始。這條道路到21世紀的今天都沒結束

懷文
來自四川
先進生產力群體受到壓迫之后自發尋求新的秩序來容納自己。為什么會選擇受改編,因為他們之前已經感受過工人主義運動帶給自己的全新體驗,哪怕這個體驗并不完美。但它給了他們生活,給了他們未來。在這個基礎之上,長征則是進一步淬煉了這只隊伍。在與舊勢力你死我活的殘酷斗爭中讓他們徹底拋棄自己的一切,擁抱全新的秩序。盡管這個秩序并不完美還很稚嫩,但這屬于是他們的新秩序。盡管之后這個秩序還要接受來自舊勢力的入侵與融合再造,但它依然有新的部分。這些新的部分將指引我們走向新的未來。

七竹公子🐯
來自四川
建軍始于三灣改編,名為“建軍”,實質上是以軍隊為引重新建構起了一個新的社會結構,進而在遵循基本規律的前提下,自然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藏鋒
來自浙江
要實踐,要努力建立新的社會關系。在自身積累足夠的情況下,多與不同質的人建立聯系,多去放下自己的一些東西,嘗試著去理解他人的過去,先探索自己的過去,明白自己未來將要走的哪條路,再嘗試去探索他人的過去,慢慢去了解具體的人。明白了自己和他人的過去,那么就知道未來可能會走向何方。

隨性隨緣
來自新疆
好文,沒有時代的代入感,哪有身臨其境的感同身受。[強]

煉作琉璃心
來自北京
感覺最近越來越混沌了。。。。

小海
來自廣東
“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br /> 新時代能承載萬物的大器又是什么樣的?
每一個想擁有未來的人都要去思考。

小熊貓的齒輪
來自遼寧
感謝解答,剛下又讀了一遍,結合文本補一些自己的理解。
1.士是可以“貫穿上下”,上至朝堂下至村鎮,所以毛選第一篇沒有把“士”單獨拎出來,因為他不是屬于某個階級,它與明清社會的每個階級都有聯系。

2.一旦離開這個圈子,他的原始積累都不足以維持他在新的圈子里建立穩定的關系,那他最后很可能物質破產、精神奔潰——比如下崗工人。

3.士在面對沖擊的時候,是無法動員起農工商的。三灣改編成立的基層社會組織,則開始擁有了深入基層的動員能力。
這種結構和能力自然保存到了新中國——日本人來來去去,我太爺爺還是在廠里糊火柴盒。但是共產黨來了,爺爺輩真的要參與抗美援朝、各種社會運動、地震來了真的會麻煩鄰居照顧妻兒,自己連夜去搶修恢復供電。

4.三灣改編,通過新的社會結構,克服了舊式軍隊的“巨大慣性”。
本著控制變量的原則,可以稍微參考一下英軍和美軍:一戰英軍是以家鄉為單位的,比如電影《1917》那位傳遞消息的士兵要去“約克團”。二戰有所改善,但沒全改。美軍可以參考兄弟連拯救大兵瑞恩之類的,大家來自五湖四海。而二戰美軍的靈活機動能力和服從指揮能力是要比英軍強的。
當然克服這種慣性不是一蹴而就,山東解放區動員部隊出山海關時,就遇到了不小的困難,但最后還是克服了。(一個猜想,大量來自其它地區的國民黨俘虜被感化收編,進一步沖淡了這種慣性。)

5.三灣改編開始,給予了各種各樣的新賽道。而新賽道發展了幾十年,他們之間的矛盾成為共和國成立之后發展脈絡的主線之一。如果能捋順這個脈絡,至少對前三十年的歷史能夠認識的更清晰。

6.某種程度上,這恰恰是第二代同志的偉大之處,他們在舊賽道矛盾爆發之后,又帶大家找了新賽道。

7.順著這個邏輯推,那就到了我們要面對的“空曠”了。

“九月九,釀新酒,好酒出在咱的手~”[讓我看看]

澹澹
來自廣東
好好的文,被錯別字影響閱讀快感[捂臉]話說“有”和“要”、“由”之類就是不能區分嗎?

書林齋
(作者)
路上邊走邊打字的。

燎原
來自貴州
我們不光要理順自我,還要把目光放向全球,空曠也不能等靠要。

長風孤鶴.
來自河南
直面殘酷的勇氣、認清冗余的理智、無畏空曠的恣意、平靜沉著的相信、承認現實的積蓄、如何承載的思考……種種花眼的混沌搖擺與暗自變化著的時時刻刻,真是越來越喜歡這個時代了。

分享到:更多 ()
靠譜免費最好的手機挖礦app推廣 手機挖礦微信群聯系方式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聯系我更多手機免費挖礦APP
日本卡一卡二新区入口404_国产精品酒店在线精品酒店_天堂www在线资源天堂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