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USDT 增發風險以及溢價變化@星球日報

“USDT 真正體現了加密貨幣的非許可、開放、草根和自由的抗爭精神,也是最早連接加密貨幣和傳統金融兩個平行宇宙的蟲洞?!?/p>

USDT 增發風險以及溢價變化

整理 | 秦曉峰 運營 | 蓋遙 編輯 | 郝方舟
出品 | Odaily星球日報(ID:o-daily)

今天下午,Odaily星球日報全新辯論 AMA【唱唱反調】正式上線。

首期活動主題為“USDT 到底靠不靠譜”,由Odaily星球日報創始人兼CEO Mandy主持,并邀請到六位嘉賓分成正反兩隊參與討論。

  • 正方認為【USDT不靠譜】,嘉賓團隊是:dForce 創始人楊民道、MakerDAO 中國區負責人潘超、幣安穩定幣 BUSD 項目負責人 Helen 涂;
  • 反方認為【USDT沒毛病】,嘉賓團隊是:貝寶金融創始人兼 CEO 楊舟、RenrenBit 創始人趙東、Multicoin Capital 執行董事 Mable Jiang。

整場辯論持續了兩個小時,雙方辯手唇槍舌戰,金句頻出。我們也希望這次思想碰撞的火花能對讀者有所啟迪,更加深刻地理解行業變遷。

嘉賓金句:

  • 楊民道:USDT 真正體現了加密貨幣的非許可、開放、草根和自由的抗爭精神,也是最早連接加密貨幣和傳統金融兩個平行宇宙的蟲洞。
  • 楊舟:BTC 等數字貨幣的定價權跟支付交易載體無關,定價權在交易方的交易博弈。CME、Coinbase 等合規所在拿走 BTC 等數字貨幣的定價權,而不是 Tether。
  • 潘超:未來的穩定幣市場將三分天下。Dai 作為區塊鏈原生的穩定幣系統,以傳統資產抵押品為體,以 USDT 的流動性為用,撬動連接全球貨幣市場的去中心化金融。
  • 趙東:場內的交易套利是基礎,貿易和跨境支付對于 USDT 是一個剛需。
  • Mable Jiang:給 USDT 背書的是普羅大眾,這種“去中心化”的背書才有效對沖了 Tether 基金會單點崩塌的風險。
  • Helen 涂:幣安可能是最不愿意看到 USDT 暴雷的平臺,市場上有大量 USDT 存在幣安交易所錢包地址。

以下為社群辯論實錄,由Odaily星球日報整理:

靈魂拷問

USDT 增發

Mandy 問反方:增發了這么多USDT,到底都去哪了,誰在使用它?

楊舟:USDT 的增發主要來源于資金的套利需求。一旦 USDT 在市場上有溢價(兌美元),就會有源源不斷的入金 1:1 兌換 USDT 進行套利,可以選擇賣成美元再套利,可以選擇買入 BTC,在 USDT 溢價的時候都可以操作。

目前主要使用 USDT 的人還是交易群體和套利資金,當然也有部分出圈的需求,但是核心需求還是幣圈的交易。

Mable Jiang:剛才楊舟老師說的這種套利主要集中在大戶,因為很多散戶或者圈外人不一定有海外賬戶。

但我們也可以看到,跨境支付以及國際貿易回款這種需求,在 3.12 期間的優勢非常明顯。對于使用者而言,哪怕 USDT 作為穩定幣并不是 100% 穩定,但是波動率相比于同樣流動性強的 BTC 是低很多的。大家為了出入金方便、匿名,是愿意承受一些溢價和波動的。

趙東:交易以及套利行為是 USDT 以及各種穩定幣存在的基礎。另外,USDT 在跨境支付和貿易方面的需求增量是非常大的。

我的一個朋友之前去莫斯科就發現,那里有大量的人使用 USDT 與華人進行貿易。因為俄羅斯的美元賬戶交易,受到極大的限制。他們做了調查后發現,莫斯科一個非常大的華人市場,每天對于 USDT 的需求量大概在一億美元左右。

總結一下:場內的交易套利是基礎,貿易和跨境支付對于 USDT 是一個剛需。

USDT 增發以及溢價變化

Mandy 問反方:剛才幾位嘉賓都聊到,USDT 312 暴跌后高溢價的情況,不久前則是負溢價,如今又逐漸回升了,現在大概是 7.13,原因是什么呢?

趙東:近期 USDT 增發以及溢價變化,我覺得跟美聯儲放水、美元回流有非常大的關系。

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在短短兩個月間,就增發了三萬億美元,美聯儲只要擴表就相當于印了基礎貨幣,再加上資本市場的杠桿后,這個貨幣量可以擴大數十倍。

由于疫情和經濟危機,美聯儲降息,資本需要尋找更高回報的資產。美元回流,一部分資金會流向比特幣。一月份我去美國 40 多家公司拜訪時,就發現已經有相當一部分的金融機構開始配置比特幣。

這也導致 BTC/USD 先漲,USDT 與 USD 之間存在正溢價,套利盤進入購買 USDT,于是 USDT 增發。

所以,實際上是美元資產購買導致比特幣導致美元盤子先漲,然后資金流入Tether 進行增發。我們跟 Tether 溝通比較多,也驗證了這一點。另外,在美國一些大的 OTC,可能每天他們購買 USDT 就能達到一兩千萬美元,甚至更多。

最后補充一點,資本流出的表現:USDT 對人民幣正溢價, USDT 對 USD負溢價。資本流入:USDT 對 USD 正溢價, USDT 對人民幣負溢價?,F實中是各個因素互相疊加表現出來的。

楊舟:一般來說,境內的 USDT 溢價和折價和境內 BTC 溢價折價有關,剛剛 Mandy 提到的是 USDT 對于人民幣的溢價,那么說明今天 BTC 的境內開始有溢價了,說明今天中國人開始買入 BTC。

Mable Jiang:312 的溢價跟傳統市場是有很大的聯動關系。當時全球資產跳水,不少北上資金是想將錢撤出國內市場去救火的,然而香港那邊的很多機構當時因為疫情停擺,進一步造成流動性枯竭。在這個時候,仍然保持渠道的 USDT 成為了炙手可熱的流動性通道,因此產生溢價。當你通道多了,自然對 USDT 通道的需求少了很多。另外正像東叔說的那樣,撤出的美元有一部分回流,綜合產生的結果。

USDT 風險

Mandy 問正方:各位嘉賓覺得USDT如今面臨的最大問題和風險是什么?

楊民道:USDT 面臨最大的問題是透明度差和合規、監管的問題。

如果不是因為美國的執法機構調查,大家就不會知道上次 Bitfinex 因為 8.5 億美金被凍結,動用了 7 億美金 USDT 的儲備資產(內部關聯公司拆借),導致 USDT 的儲備金率從 100% 下降到 75%。由于不透明的運作,這次事件之后,是否還有更多的資金挪用,這個我們是不知道的。

第二個風險是美國司法部和 NYAG (紐約州總檢察長)的調查,可能會讓 USDT 的運營方需要承擔高額的罰款甚至破產。DoJ(美國司法部)和 NYAG 是出了名的金融機構屠夫,在金融危機后大概罰了銀行和金融機構 1000 億美金。NYAG 的前大 Boss 就是靠金融危機罰款,當上紐約州的州長。

USDT儲備金8.5億美元爆雷和紐約總檢察長詹樂霞(Letitia James)和Bitfinex和Tether_微博評論精選

如果 USDT 的發行方被落罪,無論是刑事還是民事,都可能面臨高額罰款,這部分罰款也有可能會涉及 USDT 的儲備。

所以,不足額儲備及無法實現 100% 承兌,是持有 USDT 的用戶最大的風險。如果出現系統性擠兌,USDT 可能會大幅度脫錨,持有的用戶就會面臨損失。

第三個風險是中國監管的清理。大家都知道 USDT 實際上是美金在中國市場的自由市場定價的產物,這個“自由”能維持多長時間,也是有很大不確定性的。

OTC銀行卡被凍結了怎么辦?賣usdt被凍結銀行卡_賣比特幣銀行卡凍結了_USDT_比特幣_數字貨幣_火幣@智商稅局

Helen:一是USDT 是否能維持價格穩定,方法是否靠譜?

由于 USDT 沒有公布審計數據,我們無法得知 USDT 資金托管機構中的儲備金的構成,USDT 是美元穩定幣,但是否儲備金全部是美元?有無可能機構為維持價格穩定已經納入的數字貨幣做儲備金?比例如何?控制的算法如何?

儲備金狀況未公開,一方面存在無法贖回的風險,如果一個穩定幣無法保障贖回通常,那么很快就會死掉,我們最近在研究 GUSD 的案例,大家有興趣我們可以后續再聊。另一方面,無法保障價格的穩定。

二是機構等用 USDT 做了很多基礎算法和定價設計,若 USDT 價格不穩定,或者出現暴雷,會帶來一定機構系統層面的風險。

潘超:USDT 是一種流動性很好的資產,最大的產品問題在于品牌形象,最大的尾部風險在于監管政策。

對于 MakerDAO 而言,Dai 是一種無偏見的貨幣。任何一種穩定幣的興起對 Maker 都是好事,理論上都可以納入 Dai 的抵押品類型。我們在衡量一種資產是否可作為抵押品綜合考慮流動性、波動率、監管風險和技術風險,而非政治因素。

我們希望有更多的穩定幣出現,一方面出于去中心化的考慮,另一方面是風險可以分散化。舉個例子,最近大量以太坊網絡上的比特幣存入了 Maker 系統用來生成 Dai,這不管對 MakerDAO 還是整個 DeFi 生態而言自然是一件好事,不過我們更希望看到的是有更多以太坊網絡比特幣的出現,無論是通過中心化托管還是去中心化的方式發行,降低單點風險。

楊舟:本質上來說,USDT 最大的風險是擠兌風險,但是大家是不會去 Tether 提現的,因為多數持有人沒有美元賬戶,另外如果機構要變現的話不如走大的場外交易,變現速度是立即而不用排隊。

所以我認為本質上 USDT 是沒有風險的。但是目前 USDT 有被歐美機構做空的風險,就是讓歐美監管機構下手,然后逼迫持有 USDT 的人買入 BTC 來推高 BTC 價格。

Mandy 問正方:聽說不久前亞洲的投資者開始拋售手上的 USDT,買入 BTC 或者 ETH 等其他主流資產,以規避風險,你們有聽到類似聲音嗎,是這樣嗎?

潘超:沒有聽到,短期擠兌風險不大。

Helen:幣安可能是最不愿意看到 USDT 暴雷的平臺,市場上有大量 USDT 存在幣安交易所錢包地址,有數據說是 USDT 流通量的 70%(未經核實)。我相信占比確實比較大,所以作為交易所我們隨時在關注。

從幣安穩定幣的使用來看,BUSD 和其他合規穩定幣持有量逐步上升,BUSD 持有用戶數量已經超過 13萬(發行 10 個億,市值 2 億美金)。數據上看,交易所確實有很多用戶(機構和大戶偏多)逐步將 BUSD 和其他穩定幣納入其穩定幣使用配置中,雖 USDT 目前占穩定幣市場主要份額,但用戶的選擇是逐步分散,雞蛋不放同一個籃子里。

民道:合規型穩定幣,比如 USDC、PAX、TUSD 都有非常通暢的鑄幣、銷幣通道,如果從香港發起法幣匯款,大概 6 個小時左右就能完成鑄幣。相反,USDT 沒有透明和公開的法幣鑄幣、銷幣通道,因此在每次市場波動的時候,都會出現大幅波動。

USDT 現在看沒有被擠兌,但是風險是存在的。關鍵是 USDT 發行方,又不給我我們加雞蛋,反正也是錨定美金,持有合規穩定幣,睡個安穩覺不更好嗎。

楊舟:最近有傳聞有機構想搞事情,形成 USDT 恐慌風險,那么會形成恐慌踩踏,如 2018 年10 月的 USDT 暴跌事件。但是,更多是恐慌羊群效應,而不是真正的 USDT 風險。

趙東:我認為 USDT 目前不存在擠兌風險。我了解的情況是,目前 USDT 的儲備金的比例應該在 90% 以上。目前缺少的這部分可能就是他借給 Bitfinex 的 6 億美元,后來已經歸還了一億美元,資金缺口實際上應該是 5 億美元左右。相較于今天 USDT 發行的總量 90 億美元來說,這個缺口比例應該是非常低的,所以不存在很嚴重的擠兌問題。除非大量擠兌到只剩十億、二十億美元儲備的時候,才會出現擠兌問題。

另外,我覺得主要的風險還是政策方面,比如美國政府如果要打擊 USDT,的確會是很大的問題。

說實話,相比 USDT,我倒是更關心交易所的 BTC 擠兌風險,因為交易所挪用客戶的資產是個人盡皆知的秘密。

針鋒相對

穩定幣對比 USDT

1. Helen VS Mable

Mable 問 Helen:主流交易所紛紛以信用背書,發行自己的穩定幣,基于自己的生態都能有一定的量,但怎么突破局限,讓其它交易所和不同場景使用呢?未來交易所會不會為了推廣自己的穩定幣而逐漸弱化甚至取消 USDT 的使用?

Helen:穩定幣功能比較同質化,USDT 有先發優勢,說到底是背后渠道,使用場景,產品功能的競爭。我們認為交易所背景支撐并且嚴格合規的穩定幣最有機會在當前階段的競爭中勝出。USDT 已經一騎絕塵了,其他穩定幣在今年的增長表現也很突出,我們會做好自己的渠道和產品,在合規的優勢上做大,爭取搶占市場份額。我們也不會強行把 USDT 交易對全部一夜之間換成自己的穩定幣,用戶也不樂意,用戶至上。

Helen 問 Mable:USDT 一直存在嚴重信任問題,背后存款準備金的透明度也一直遭到外界質疑,可以說現在給 USDT 背書的已經不是美元了,而是手里握著大把 USDT,卻對 Tether 沒有任何制約能力的用戶,這種情況下,Tether 的作惡成本就會變得很低,一旦 Tether 發生暴雷事件,倒霉的將是手持大量 USDT 的用戶。你覺得 USDT 該如何消除自己的信任風險?

Mable:我想說的是 USDT 正因為給它背書的是普羅大眾,這種“去中心化”的背書才有效對沖了 Tether 基金會單點崩塌的風險。作為 USDT 發行方的 Tethe 單點風險依舊存在,但是一旦 USDT 進入市場,它的風險就被持有者分攤了。

經過這些年的滲透,可以說 USDT 是在人民群眾里,把 USDT:USD 從不一定是 1:1 真正變成了 1:1。甚至在流動性枯竭的時候,因為它渠道的滲透帶來的流動性紅利產生溢價。

這幾次事件以后,看起來除非美元體系本身崩塌,否則 USDT 作為一個渠道滲透比任何一個別的穩定幣更為細密的流動性通道,它倒塌的難度是比較大的。簡而言之,為 USDT 背書的是不是 1:1 的 USD 已經不那么重要。

合規穩定幣

2. 潘超 VS 趙東

潘超問趙東:從發行量來看,USDT 占據最大的市場份額毋庸置疑。但從用途來看,USDT 的使用場景幾乎都在交易所,在傳統支付領域的接受度卻相形失色,大多數加密貨幣銀行卡并不接受 USDT,相反更青睞去中心化或者合規的穩定幣?!被疑袌龅耐跽摺笆且环N勛章,卻也是一個刺青,Tether 是否有辦法解決被人詬病的品牌問題?

趙東:USDT 誕生的初衷是為了解決法幣出入不暢的問題,并不是像微信、支付寶這樣日常的小額支付。但在實際使用的過程中,大家發現,它更適合用于跨境轉賬以及跨境貿易。

當然,不可否認,目前也有一些灰產使用 USDT,但我們不能因為這個問題來詬病它。因為洗錢在傳統金融中都避免不了,美國每年都要因為各大銀行洗錢,罰銀行很多很多的錢。實際上,Tether 也配合警方一直在打擊犯罪活動。

另外,很多人一直在提合規穩定幣。在美國這樣的合規市場,所謂的合規穩定幣出現的必要性是值得懷疑的。普通美國用戶在 Coinbase、Gemini 這些合規的交易所中,法幣出入金渠道是非常通暢的,根本都用不著合規穩定幣。

相反,恰恰是另一些美國金融機構在用穩定幣。當他們要去訪問火幣、OKEx 這些非美國的合規交易所,要在不同的市場進行套利,他們不得不使用 USDT,盡管他們認為 USDT 的合規性啊,可能不像美國其他幾個合規穩定幣這么好。

趙東問潘超:2018年之后,以合規優勢進入市場的穩定幣們不斷增加,但USDT在穩定幣市場依舊長期維持著70%以上的市場份額,這段時間更是上升到85%,其實這時間也不短了,但其他穩定幣就是撼動不了USDT的市場地位,你覺得他們還能追上來?怎么追上來?

潘超:我一直認為 USDT 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存在并處于領先。

其實,早在 2018 年初監管型穩定幣剛興起的時候,我提出過:“大多數人錯誤誤解了USDT,其“神秘”存在有其道理,取代 USDT 是非常困難的事情?!?https://ethfans.org/posts/on-USDT-and-stable-coin

USDT 的先發優勢和網絡效應是很明顯的,透明性不是 USDT 的劣勢,一定程度上可以增加流動性。當然,尾部風險不可忽視。

穩定貨幣市場處于次優均衡:人們都意識到 USDT 可能不是最好的選擇,但是個人沒有激勵去嘗試其他的穩定幣。因此,即使在機制變得更加優秀,想在同一賽道挑戰或者取代 USDT,難度非常大。賦予市場參與者新的回報,創造另一個的均衡局面是更加理性(或許唯一)的突破點,這要求既與 USDT 有根本上的差別(高于品牌層面)。

這也是為什么我一直沒有將 USDT 視作 Dai 的競爭對手,從某種意義上而言,USDT 可以作為 Dai 流動性的橋梁。Dai 并沒有直接和 USDT 爭奪傳統交易所的市場,現在我們也看到圍繞 Dai 的去中心化天性建立起來了 DeFi 市場,與傳統金融互通有無。

未來的穩定幣市場我認為會三分天下。

以 USDC、PAX(衍生 BUSD 和 HUSD) 為首的監管友好型穩定幣會占據出入金和支付市場,USDT 在很長一段時間都將仍然是交易所的默認選擇和”灰色市場“的王者,而 Dai 作為區塊鏈原生的穩定幣系統,以傳統資產抵押品為體,以 USDT 的流動性為用,撬動連接全球貨幣市場的去中心化金融。

3. 楊民道 VS 楊舟

民道問楊舟:BTC 是有限的,USDT 的增發確是無限且監管模糊的,長此以往,其它數字貨幣的定價權是不是會被 Tether 掌握?

楊舟:USDT 只是一種支付交易載體,增發在目前主要由套利資金推動,而其風險剛剛說了并不在于擠兌風險,而是在于監管風險,而且監管風險來自于利益相關方的推動。BTC 等數字貨幣的定價權跟支付交易載體無關,定價權在交易方的交易博弈,我們注意到現在 CME、Coinbase 等合規所在拿走 BTC 等數字貨幣的定價權而不是 Tether。

當然,Tether 確實比較了解資金的流動,但是他們的利益更多的在于其他方面。而不在于單邊做多的利益(相對來說小很多),所以我覺得動機應該較小。

楊舟問民道:幣圈應用只是一方面,美元之外的大部分貨幣對美匯率創作了近十年的新低,這個時候在匯率管制國家,大家獲取美元的唯一途徑就是 USDT,不用 USDT 的話用什么?

民道:現在穩定幣的選擇還是比較多的。對用戶來說,持有 USDT 的人,需要問一個問題,美元穩定幣無論是 USDT,還是 USDC、HUSD、BUSD 或者 USDK,其實最終關鍵的是和美元錨定,而且不要有下行風險或者暴雷風險。

其實剛剛東叔說的,美國人沒有使用合規穩定幣的必要性。從應用場景上看,確實是這樣。合規穩定幣在歐美,很多是滿足合規需求的交易柜臺、資管公司、crypto fund,因為合規原因必須持有。

另外,從數據上看,無論是 USDC 還是 PAX,實際上現在最大的增長的用戶群來自亞洲,而非美國,其中很多高凈值人群考慮到合規和政策風險而轉向使用合規穩定幣。即便 USDT 的暴雷風險只有 5%,但是你持有 USDT 并沒有獲得這個風險溢價,也不給你多發利息,沒必要承擔這個風險。

雖然是站在正方的立場,但是,我不得不承認,USDT 是自比特幣和以太坊以來,最成功的一個區塊鏈落地應用,也是最成功的 DeFi 應用(沒有之一)。它真正體現了加密貨幣的非許可、開放、草根和自由的抗爭精神,也是最早連接加密貨幣和傳統金融兩個平行宇宙的蟲洞。

無論最終成功或失敗,在加密貨幣歷史上都會留下濃重的一筆。

吃瓜圍觀

Q1:USDT 會不會遭遇算力攻擊?
民道:算力攻擊其實對穩定幣沒太多影響,就算是以太坊停止運作,影響也不大。畢竟只是一個記賬工具,銀行的儲備還在。

Q2:哪些方式能比較安全地對沖單一穩定幣的風險?

楊舟:買 BTC。

Q3:BTC/USD 漲,USDT 正溢價,這段啥時候出現過呢(排除 BTC 暴跌那幾天)?

楊舟:3-4 月,一直兌美元正溢價。

Q4:其他去中心化的穩定幣,能解決中國用戶出入金難題嗎?

民道:去中心化穩定幣在發行端卡不住,都在鏈上。Tether 雖然離岸注冊,畢竟很多團隊、運營實體在香港。只要發行端卡不住,出入金和場外交易就都好辦。

最后附贈一首幣圈版《鵲橋仙》:

BTC 弄巧,USDT 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CeFi 似水,DeFi 如夢,忍顧蟲洞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原創文章,轉載/內容合作/尋求報道請聯系report@odaily.com;未經授權嚴禁轉載,違規轉載法律必究。


Odaily
微信號:o-daily
星球日報Odaily是一家權威區塊鏈行業媒體。致力于客觀求是,助力行業發展,將新聞資訊、數據行情、技術解讀、獨家深度一網打盡。


推薦閱讀:

usdt幣怎么獲得?穩定幣USDT最新行情_Tether變成了幣聯儲USDT生態@礦工召北

分享到:更多 ()
靠譜免費最好的手機挖礦app推廣 手機挖礦微信群聯系方式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聯系我更多手機免費挖礦APP
日本卡一卡二新区入口404_国产精品酒店在线精品酒店_天堂www在线资源天堂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